鬼吹燈 > 首富悍妻有空間 > 第二十三章林子謙

第二十三章林子謙

    葉蓁蓁笑著坐下,掌柜子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她。

    心里倒也感覺到這小丫頭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掌柜,你也知道我這小魚干向來不愁賣,你若是要買,準備怎么個買法。”葉蓁蓁對視著掌柜的目光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掌柜倒是有些頭疼,本想著買了配方的,這買魚還真沒算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姑娘準備怎么賣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捋了捋想法,這一天估計是十幾斤的魚,賣了大概三百多文,這么算下來,一斤也就二十幾文錢一斤。

    “老板是想要買斷還是進貨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有些蒙:“這,這兩種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聞言:“這自然是有區別的,你也知道我這小魚干獨門秘方,現在這么火,若是去其他的酒樓,老板自然也很樂意在我這里買小魚干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點點頭,這確實,他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,但也從未吃過這樣的東西,若是能放在酒樓,怕是能吸引不少的人。

    “若是只是進貨,我自然也能賣給其他的酒摟,買斷則是我只給您一家送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買斷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趕忙說道,這東西若是家家都有了,誰還會特意來春香樓吃飯,如今鎮上開了不少的酒摟,更是說什么京上的御廚,可不是生生的拉走了不少的客人。

    葉蓁蓁眨巴著眼睛,狡黠一笑:“那可就比進貨貴一些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猶豫了一會,心下有些糾結:“這,貴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斤小魚干是四十文錢,買斷則是六十文錢一斤,每月還有一兩的買斷費用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瞪大了眼睛,這不過是平日里都不能吃的東西,竟然賣的比新鮮肥美的魚還要貴,還貴上這么多,他心下有些糾結。

    葉蓁蓁自然也明白他在想什么,笑著說道:“不過,你若是能自己收購這些小魚干的話,我可以便宜些,就按照四十文給你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算了算,皺著眉頭,糾結著沒說話。

    “這手藝可沒有第二家,四十文錢也是值得,而且你這天香樓可是鎮上第一大酒樓,一頓飯十幾兩都是可能的,你這還不是盡賺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想了想,倒也是,憑這手藝,自然能稱為春香樓的招牌,到時候一點也不擔心這些魚賣不出去,這四十文錢倒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這么說定了。”掌柜子咬咬牙還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葉蓁蓁趕忙擺擺手:“掌柜別那么著急,我得先和你說明白了,這魚雖說是您家買斷,但我每日還是要賣上一斤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哪里怎么愿意,到時候別人都去她哪里買,他這天香樓哪里還賣的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不行,我都買斷了,你這要是在賣,這不是砸我的場子嗎?”

    葉蓁蓁笑著安撫道:“你這天香樓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到,我一天賣十斤,限購一份,那些有錢的人家若是想吃,不就自然來你們天香樓,也是給你打了宣傳。”

    掌柜子歪著頭想了好一會,贊嘆的看著葉蓁蓁:“倒是沒想到姑娘你的心思如此的縝密,我都沒想到,那就這么定了,你這每天十斤的魚我包了,就算是你的宣傳費用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自然是求之不得,這樣她只需要買一些調料,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么定了,我明個先給姑娘送去三十斤斤小魚,什么時候去拿呢。”掌柜子也是爽快人,直接敲磚釘板了。

    葉蓁蓁瞪大了眼睛,三十斤,這也算是頂多的了,她這平日里弄上兩三天才能有十幾斤的魚。

    三十斤除去送給她的十斤,二十斤魚她可以賺八百文錢,在加上自己買魚的錢,就賺夠了一兩銀子了。

    掌柜子以為她嫌自己拿的少,趕忙說道:“我們這剛弄,沒有什么數量,若是賣的好,自然是買更多的了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咽了咽口水,還要更多,她怕是都沒時間去忙別的了吧,光是這小魚干都能發家致富了,到時候等有了銀子,弄個門鋪,倒是可以做自己的品牌,再來連鎖,加盟,她就走上人生巔峰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這么說定了,這魚你們先弄干凈了一部分暴曬,一部分油炸,這樣能保證魚的口感,隔個一天去拿,不過還得麻煩老板給我弄幾個大缸。”

    缸也不值錢,掌柜子自然是樂呵呵的答應了,還不忘讓伙計去取了一兩銀子給了葉蓁蓁。

    葉蓁蓁看著這一兩銀子有些激動,前世幾千萬的單子簽了,也不見得有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手上揣著一兩多銀子,葉蓁蓁想著去買點肉什么的,在買些水果,買只雞,回去給白氏和蘇沐補補身子。

    出來沒走多久就見不少人圍著個地方,有些好奇的走近一看,人群里圍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,穿著華麗,倒像是誰家的富貴子弟,幾個小廝手忙腳亂的也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看著他抽搐的樣子,葉蓁蓁想到了,這是一種抽搐,若是在耽擱下去,怕是要休克了,這時代哪里知道什么休克。

    葉蓁蓁本不想多管閑事,但這公子哥看起來也不是平常人,做生意最重要的便是資源,見那孩子出氣多進氣少了,若是再不出手,怕是真的要一命歸西了。

    葉蓁蓁也不多想了,上前將那公子哥平放在地上,幾個小廝見突然有人過來,警惕的抓著她的手:“你是個什么人,想要謀害我們家公子嗎?”

    葉蓁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沉聲說道:“你若是再不松手,你家公子一會就該歸天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小廝見她淡定的樣子,心下也就只能松手讓她試一試。

    葉蓁蓁壓著他的胸口,給他做心里復蘇,好在她前世學過一些緊急的救急措施。

    沒一會,一個小廝帶著個郎中就趕了過來,葉蓁蓁也趕忙讓開了位子,郎中把了脈,又施了幾針,公子哥很快就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謝謝郎中,我們家公子能醒過來多謝您了。”小廝扶著自家的公子,感激的看著郎中。

    郎中倒是對葉蓁蓁更加的感興趣,看著她說道:“這還得謝謝這位姑娘,若不是她之前的舉動,你們家公子怕也是等不到我來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覺得驚愕,那樣的舉動還是從未見過的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你看起來也不想會什么的,不會再出什么問題吧。”公子哥站起來緩和了過來,冷眼看著她,帶著幾分不屑。

    葉蓁蓁嘴角抽動,這公子哥還真是跋扈,一看就是被家里寵壞的,知道還不如不救的好,這樣的人,怕也是沒得什么好結交的,葉蓁蓁準備離開了。

    這公子哥倒是攔住了她的路:“我這若是在出現點什么事,你可逃脫不了,我叫林子謙,你叫什么,家住哪里,以后好找你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嘆了口氣,呵呵了兩聲,林子謙?還真不對他爹娘給他取得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叫竇妮婉,家住素皋埠。”葉蓁蓁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林子謙疑惑的問著身邊的小廝:“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幾個小廝也搖搖頭,這地方倒是聽起來都覺得奇怪,還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葉蓁蓁看著他們面面相覷的樣子,偷偷笑了一下,可不就是不知道嗎,素皋埠,倒過來就是不告訴。

    林子謙皺著眉冷哼了一聲:“你是不是騙我的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裝作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,趕忙說道:“我哪里敢啊,我們村子可偏僻了,我可是走了半天才到鎮子上,準備買些東西在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林子謙看她真誠的樣子,倒也就相信了,心里默默的記下了,也就沒在攔著葉蓁蓁。

    葉蓁蓁趕忙的逃離,卻被郎中叫住了:“姑娘,不知道姑娘的醫術是師承何方。”

    醫術?

    葉蓁蓁反應過來,郎中怕是以為急救措施是醫術了,便擺擺手:“那不是醫術,就是一種讓人血液流通的按摩手法。”

    郎中驚訝的看著她,覺得難以置信,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法,趕忙說道:“不知道姑娘可否教教我。”

    葉蓁蓁糾結了一會,覺得沒啥用,這種手法本就是因為醫生還未來才用的,他自己就是個郎中,何必在學這些,而且她也就只會個皮毛而已,湊巧遇到了休克狀態的林子謙而已。

    “學了也用不上,倒不如您直接對癥下藥來得快。”說完便直接走開了。

    眾人心里都覺得葉蓁蓁是害怕郎中搶了她的風頭,這才不愿意教的,幾個人湊一起還在小聲議論著。

    郎中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這姑娘可不簡單,一句話說到了點子上,若是一個不會醫術的人學了,怕是比我們這些郎中學了更管用。”

    眾人心下還是有些不明白,但聽郎中這么說,便也不再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林子謙站在一旁總覺得有什么不對的,伸手喚來一個小廝:“你去跟著她,看她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那小廝趕忙去追葉蓁蓁。

    葉蓁蓁賣了一些面和米,又賣了幾斤排骨和肉,還不忘買只燒雞。

    這一趟下來花了一百多文,倒也是讓她有些肉疼的,果斷的放棄了買水果的想法。

    好在村子里總是零零散散的有著幾顆果樹,村里的人也不知道,所以都沒有人摘。

    http://www.ioewxe.icu/shoufuhanqiyoukongjian/11440584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oewxe.icu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